职教资讯

中国在线教育经验走向世界

作者: 时间:2020-06-12

导读

疫情之下,一场“停课不停学”运动正在全球展开,形成一场前所未有的教育实验“大考”,没有预期,更没有模拟。这是全球最大规模的学生居家学习活动,是最大规模传统教育与线上教育协同进行的教育实验,更是全球教育模式改革发展的动力。

2020年5月,疯狂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在我国已基本得到控制,但全球疫情形势依然比较严峻。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冲击与变化。全球都在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考”,没有预期,更没有模拟。对于教育而言,这一猝不及防的“暂停”键,引发了更多深层次的反思与内省。

疫情驱动全球教育加速变革

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不仅对世界政治、经济造成严重冲击,更对教育秩序和整个教育格局产生了很大影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最新停课统计数据显示,截至4月中旬,195个国家的学校停课已经影响从学前教育到高等教育的15亿儿童和青少年。虽然这一数字正在下降,但截至4月底,186个国家的13亿学生仍然无法上学。在4月停课的195个国家中,128个国家尚未宣布复课计划。

面对疫情蔓延,全球各国迅速反应,积极应对,以保证教育不中断。在教育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中国各级各类学校纷纷利用互联网和信息化教育资源,因地制宜地开展线上教学,这是特殊时期的必要之举,也是创新之举。美国国际教育技术协会专门建立了“Learning Keeps Going”网站,面向教师、学生和家长提供适切的服务。德国正在使用“MEBIS”教育门户提供多媒体资源、考试材料、学习平台、在线学习工具等方面的信息。英国大中小学生通过Zoom等平台主动开展在线学习,并建立了一个类似美国“Learning Keeps Going”的网站,与美国的专家学者进行合作。韩国政府要求各级学校开设网上班级、布置预习作业等,还积极利用网上学习园地、EBS 教育电视台和校园社交网来开展在线教学。

北京师范大学智慧学习研究院联席院长黄荣怀表示,这次迅速而广泛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迫使教育界加快思考未来教育的形态,这是全球共同定义“未来教育”的一个契机。

本刊全球学习技术通讯员、独立在线学习咨询专家Stephen Haggard认为,教育这艘巨轮已驶离港口,正驶向一个全新的未来——面授和在线教学相结合的混合式教学模式将成为师生的统一标准。“如果确实如此,未来教育行业的变革力度之大和范围之广,将如同19世纪世界各地纷纷建立本地公立学校一样。此次COVID-19大流行可能标志着持续长达150年的传统课堂授课模式的终结。”

“黑板变屏幕、老师成主播”的线上教学,一度成为全民热议的话题,这场对全球造成重大影响的新冠肺炎疫情,虽然按下了大多数国家学校教育的“暂停键”,但也为教育的变革开启了“加速键”,促使教育工作者加紧研究未来学校教育革新,并迅速行动起来。

“中国方案”为全球学习者送上爱心礼包

以中国之大、地域之广、区域差距之大、学生数量之多,要开展如此大规模的在线教育、实现“停课不停学”,其困难可想而知。但我国却在短时间内实现了“全区域、全覆盖、全方位”的在线教育。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在5月1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谈到:我国本次在线教学规模之大、范围之广、程度之深,是世界高等教育史上前所未有的创举,也是世界范围内的首次实验,我们在实践中创造了在线教学的新高峰,探索了在线教学的新实践,形成了在线教学的新范式,对中国高等教育和世界高等教育未来的改革创新发展意义深远。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巴黎总部教育信息化处主任苗逢春评价说:“中国在实施‘停课不停学’政策方面的决心和决策力,为后续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国家发挥了示范作用,提供了极其宝贵的经验。”

事实上,面对全球疫情的严峻形势,中国一直在积极分享中国教育经验。4月20日和4月28日,两个首批中国高校在线教学国际平台——学堂在线国际版和爱课程国际平台全部上线,正式面向全球推出,中国开启了在线教育平台和资源的国际化步伐。吴岩司长说:这既是疫情期间,中国高等教育为全球学习者提供的“爱心礼包”,也是中国高等教育为世界高等教育贡献的“中国方案”。

国家开放大学积极响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号召,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信息技术研究所提供云课堂和多语通平台,面向全球开放科学防疫、高等教育、职业教育、中小学教育、社会培训、语言学习等领域的优质在线学习资源,走出了资源国际化的第一步。随后制作翻译了涉及科学防疫、人工智能、科学、地球生命、自然地理等5个领域的20个视频资源。下一步,国家开放大学将分享疫情期间学习资源社会服务、教育扶贫和特殊人群教育等方面的“中国案例”。

北京师范大学智慧学习研究院展开了有针对性的在线教育学术研究,通过中国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实行“停课不停学”的实践,团队已经完成了《弹性教学手册:中国“停课不停学”的经验》《学校关闭期间学生居家主动学习指南:如何提升自主学习技能》《高校校园关闭期间的弹性教学指南:如何确保高质量的高等教育》《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开放教育资源建议书指导下的疫情期间开放教育实践指南》等手册。手册已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覆盖了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对各级教育研究者及从业者的教研实践、对教师与学生的自主学习等起到了良好的指导和示范作用,同时也为后疫情时代的全球在线学习发展提供了可持续方案。

此外,黑龙江省教育厅向俄罗斯萨哈(雅库特)共和国介绍在线教学组织管理经验,清华大学举办国际高校在线教学“云分享”,与亚欧十几所高校代表共享经验。疫情期间,中国已有数十门课程加入edX、Cousera、FUN等平台应对疫情的远程教学项目。中国积极与国外政府、平台、高校开展在线教学交流合作。

疫情之后全球在线教育发展走向

随着新冠肺炎的全球大流行,学校教育被迫迁徙到线上教学平台,供需平衡被打破,疫情让“在线教学”成为“口罩式的刚需”。疫情进入后半场,甚至疫情结束恢复正常线下教学后,在线教学将何去何从?

教育部科技司司长雷朝滋对本刊表示:疫情过后,因应新时代人才培养目标的变化,未来教育必定朝着智能化、个性化、多样化、协同化、集成化的方向发展,并将呈现出以下四个新特征:一是教育改革创新将注入人机协同、共创分享的新动力;二是教育科学研究将进入交叉融合、集智创新的新阶段;三是教育发展目标将聚焦更加公平、更有质量的新标准;四是教育治理体系将面临社会伦理、数据安全的新挑战。

教育界人士普遍认为,疫情防控期间的在线教学积累了宝贵的资源,凝聚了大量的心血,不能在疫情结束、学生返校之后就扔了。应该结合疫情期间的教学成果,对在线教育教学进行研究,打造更好的教育生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高等教育创新中心(中国深圳)主任、南方科技大学教授李铭认为,不久前,在线教育仅作为一个选项,而现在,它成了社会的迫切需要。全球各高校必须将在线教学作为疫情结束后的常态模式加以制度化。

疫情之后,在线教育是否会成为学校的主流形式,在线教育如何与学校教育更好地融合?黄荣怀表示,进一步加强学校的信息化、网络化建设,促进在线教育和学校教育的统合,毫无疑问是未来发展的方向。对于我国的高校来说,再也不可能也不应该退回到疫情发生之前的教与学状态,而是要将广大师生对在线教学的新鲜感转变成新常态。

融合了“互联网+”“智能+”技术的在线教学已经成为中国高等教育和世界高等教育在教与学方面的重要发展方向。未来,传统意义上的课堂教学与现代信息技术融入的在线教学将长期共存并深度融合!而我们还要借助这次大规模的“学习革命”推动高等教育的“质量革命”。

“疫情后的在线教育会加快教育系统尤其是基础教育阶段采取混合教学和混合教育供给模式构建更具灾难应对性的学校教育体系的进程。”苗逢春指出,这次大规模实验会促发我们反思疫情后学校教育的提供方式:学校教育作为主流教育提供模式的定位短期内不会被置疑,但会引发全社会对传统的面对面教学为主的学校教育提供模式在应对灾难和突发性事件冲击方面的有效性展开深刻系统的反思。可以提出一个基本概念,即突破物理空间,在线即在校,在线即在学,使教育产生一种阶段性的突变。

北京师范大学未来教育高精尖创新中心执行主任、教育学部教授余胜泉同样认为,抗疫期间,教学服务空间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教育系统的关键业务呈现出大规模社会化协同的形态,学校的围墙正在被打破,学校的双向开放是大势所趋,在线教育与学校教育双向融合的新生态正在形成。

作者:何曼

版权所有:365bet体育线上平台 冀ICP备11023371号-2
学校地址: 石家庄红旗大街626号  邮编:050091
联系方式:0311-85239666  招生电话:0311-85239777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